賦予生命的愛爾蘭

那中年男人坐在窗前,模樣是如此頹喪、不知如何是好,矛盾的情緒在他身上纏繞,完全顛覆平日的驕傲自信,我輕聲細語的詢問他要喝什麼,他雙手抓著頭髮,回應我他想買醉一場。他的模樣就像是失去溫暖的孩子,需要溫暖與方向。

我不發一語、安靜地燒了杯愛爾蘭咖啡送到他面前,對他說買醉對身體不好。

他嚐了一口濃烈的愛爾蘭,對我說他年輕的個性如同愛爾蘭威士忌,個性濃烈而且喜歡逞兇鬥狠。雖然早已浪子回頭、呵護家庭,眼見兒女已成年,卻覺得自己是個失敗的父親,兒女並未如其所望,或許是報應,兒子的統合並不完全、且有些許過動,女兒雖然乖巧,卻太過伶俐。不僅如此,他也認為自己是個失敗的丈夫,無法提供妻子足夠的金錢,仍需要她辛苦操勞。

我靜靜的聽著他的訴說,也知道這位父親、這位丈夫的失意,其實他的兒女已是乖巧,雖沒有甚高成就,但平平安安、不偷拐搶騙,他的妻子不捨不棄、沒有怨言、也感受著這家庭的幸福和樂,一口子雖無高就,但在中部的早餐店裡,卻能時時聽聞這家人的笑言與話語。

是種多慮,亦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他對我說那愛爾蘭威士忌的濃烈慢慢地迴盪口舌之間,就像逐漸退去的兇狠與浪子個性;那回甘的甜就像支撐他的家,甜蜜的負荷;融合咖啡的酸澀宛如人生走過的苦與悲,也像他現在的心情,覺得自己是個失敗的父親,無法調教出有成就的孩子。

我對他說,人生平安就是福,愛爾蘭咖啡融合了人生全部的甘苦,何苦要求成就,兒女承歡膝下、妻子付出的愛,這就是幸福,何必如此強求。那奶油的甜味就是他現在幸福的象徵,別在苦苦追尋,應該好好把握才是。

我說完靜靜地離開,留他靜靜地喝著愛爾蘭,靜靜地思索。